UPDATED. 2024-07-19 17:21 (금)
全球分离主义总体态势与发展趋势
全球分离主义总体态势与发展趋势
  • 王毅 山西大学中国海外利益发展研究中心,察哈尔学会研究员,副教授
  • 승인 2018.11.05 15:32
  • 댓글 0
이 기사를 공유합니다

分离主义问题是当前全球治理面临的难题之一,也是当今世界的一个痼疾。应对分离主义挑战,是维护我国国家安全,拓展国家利益,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内在要求。只有全面把握分离主义的发展态势及发展趋势,才能寻找到合理的应对和治理手段。

  1. 全球分离主义总体态势

    最宽泛的意义上,分离主义遍布五大洲,涉及到88个国家,占全球国家总数的近45%。相关的分离主义诉求将近250[1]。总体分布情况如下:

洲别

涉及国家数

分离诉求数

主要国家

亚洲

22

70

中国、印度、缅甸、伊拉克、伊朗、印尼等

欧洲

20

46

俄罗斯、前南各国、德国、法国、西班牙等

非洲

26

53

阿尔及利亚、安哥拉、喀麦隆、苏丹、刚果等

北美洲

4

19

美国、加拿大、墨西哥、尼加拉瓜

南美洲

6

8

阿根廷、玻利维亚、巴西、哥伦比亚、秘鲁

大洋洲

8

12

澳大利亚、斐济、新西兰、瓦奴阿图等

从上述统计看,分离主义分布非常广泛。可以从多个维度做进一步分析。

第一,分离主义诉求的强烈程度。这一视角下,可以将全球分离主义分为激进、温和、弱度三个等级。激进的指已经拥有武装力量,并企图以军事手段实现分离目标,这一类别对地区稳定和安全影响最大。温和的指建立起相应的政党或其他政治组织,组织议会活动或社会运动,推进分离主义行动,这一类别主要影响发生国的社会稳定。弱度的指仅仅停留在理念层面,尚未形成大规模的政治行动,这一类别危害相对较小。以这个标准区分,情况如下:

强度

数量

占比(总数250

激进

30

12%

温和

96

38.4%

弱度

124

49.6%

第二,分离主义诉求的目标。这一视角下,可以将分离主义区分为谋求独立建国和谋求区域自治两类。前者一般表现为较强的分离愿望,后者相对较弱。具体如下:

目标

数量

占比(总数250

独立建国(含并入同族国家)

46

18.4%

区域自治

204

81.6%

第三,分离主义诉求分布的国家类型。为更好说明问题,这一视角下,将分离主义诉求的存在国家分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其它国家两类。虽然“一带一路”有明显的开放性,但这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仅指中国政府明确圈定的64个国家。统计显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出现的分离主义诉求占到将近半数,尚不含非洲各国。具体如下:

发生国类别

数量

占比

“一带一路”沿线

96

38.4%

其他国家

154

61.6%

从统计数据看,激进的分离主义并不占多数,但分布比较集中,自北向南,经中东欧、中亚一直到中东,再分东西两个方向,分别延伸到南亚、东南亚和非洲地区,形成一个“人”字形的分布带。这个激进分离主义的分布带,要么与我国接壤,要么横亘在“一带一路”关键区域,干扰着我国国家安全与发展战略。

  1. 全球分离主义发展趋势

    一般而言,人们将那些要求脱离某一主权国家,或者索求更大自治权的政治主张称为分离主义。但与其说这是对分离主义的内涵界定,不如说是一种现象描述,因为这样的描述远未触及分离主义的本质。透过这些索求政治独立或更高自治权的表面,支配和操纵分离主义的因素只能有两种。一种是分离主义者自身,甚或可以说是其上层的利益诉求,二是外部势力的挑拔,或者是历史上的西方强权,或者是相邻国家出于安全或利益考虑插手他国。至于表现出来的种族、民族、人种、宗教、文化、社会经济等各方面的理由,更多只是幌子。离开利益集团的策动,或外部势力的挑拔,普通的民族、宗教、文化、经济矛盾,很难真正发展为明显的分离主义倾向。基于此,对当前全球分离主义发展的趋势做如下判断:

    第一,经济发展落后导致的分离主义将长期存在,区域相对集中。

    冷战结束后近30年来,全球发展不平衡问题一直十分突出,很多发展中国家和地区,长期动荡,发展困难,贫困问题非常严重。在这类地区,分离主义将长期存在,并倾向于采取军事手段,甚至恐怖主义手段谋求分离目标,长期影响地区稳定。前述“人”字形分布带上的分离主义,大多属于这种情况。中东欧前南各国及乌克兰的卢甘斯克、顿涅斯克地区分离,俄罗斯北高加索的车臣问题,外高加索的南奥塞梯问题,中东地区突出的库尔德人问题与也门的分裂问题,再到南亚东南亚的缅甸、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各国,非洲各国的分离主义,均属于这一类型。

    第二,欠发达国家或地区的分离主义,仍将继续沿袭激进的分离主义手段。

    目前,全球坚持军事手段,武装谋求独立或自治的分离主义主要分布在欠发达国家或地区,如阿富汗、伊朗、伊拉克、缅甸、印度尼西亚,埃塞俄比亚,卢旺达、喀麦隆等国家。越是欠发达国家,越存在更为尖锐的贫富分化,也更能诱发某些地区或民族的分离诉求。这些分离诉求,进一步与民族宗教矛盾纠缠在一起,更倾向于军事对抗,甚至诉诸恐怖主义。

    第三,分离主义的跨国境联动趋于频繁

    越来越多的分离主义开始突破主权内部,在国际范围内出现联动。主要有三种形式。一种是谋求分离的少数民族求助于本民族的主体国家。如乌克兰的卢甘斯克、顿涅斯克自治得到俄罗斯的支持。科索沃、马基顿的阿尔巴尼亚人分离主义与阿尔巴尼亚国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二是不同类型的分离诉求之间相互的策应。如我国的“疆独”分子,与中亚地区的各种恶势力之间有着紧密的联系。三是分离主义本身可能显现出的“溢出”作用。一种分离诉求的发展,可能激发其它相关的分离诉求。如我国的“藏独”势力总是与“台独”分子眉来眼去,暗中勾结。

    第四,大国干预和支持分离主义的能力有所弱化。

    大国出于现实利益需求,秉持双重标准,或明显或暗中,支持和搅动世界其他地区的分离主义,一直是分离主义产生的重要动因之一。冷战结束后的20年中,美国是这一政策积极施行者。如伊拉克库尔德人自治,很大程度上得到了美国的首肯。但近年来,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发达国家的全球影响力出现下滑,不再可能象以往那样经常性地借助分离主义以完成地区渗透。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国及其他发达国家放弃了操纵分离主义的意愿,更不能说明这种影响的完全消退。一遇可能机会,便会重归老路,如近期缅甸罗兴亚人问题,虽然目前西方国家还只是在舆论上做文章,但这也可能进一步强化罗兴亚人的分离诉求。

    第五,受“逆全球化”趋势的冲击,西方发达国家内部的分离主义趋于活跃。

    这是新近出现的分离主义苗头。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西方发达国家内在的矛盾激化,形成一股“逆全球化”潮流。诱发出一系列新的分离主义问题,不仅相对落后的地区谋求分离,而且较为发达的地区也想抛弃包袱,独享繁荣。落后地区如英国的苏格兰分离主义,将苏格兰的落后归罪于英格兰,谋求独立的愿望明显提升。发达地区则如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独立,作为西班牙最繁荣的地区,加泰罗尼亚人更希望能够独立发展,不必为西班牙其他地区承担责任。相比较,西班牙长期存在的安大路西亚、亚拉贡、阿斯图里亚等分离主义反而并不引人关注。在美国,德克萨斯独立运动也蠢蠢欲动。德国、法国、意大利、荷兰、比利时等国家,也都长期存在分离主义诉求,如果这些发达国家不能尽快摆脱经济社会困局,分离主义也可能进一步活跃。

     

 

[1] 综合多方面信息综合形成数据,不能确保精确。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댓글 0
댓글쓰기
계정을 선택하시면 로그인·계정인증을 통해
댓글을 남기실 수 있습니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