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DATED. 2019-06-19 17:00 (수)
朝鲜式“专列外交”今昔
朝鲜式“专列外交”今昔
  • 张东明, 辽宁大学东北亚研究院院长,延边大学朝鲜半岛研究协同创新中心特聘研究员
  • 승인 2019.03.26 13:47
  • 댓글 0
이 기사를 공유합니다

为到越南首都河内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举行第二次会晤,朝鲜领导人金正恩选择了单程距离约4500公里、历时长达60多个小时的专列、“跨越大半个中国”的方式出行,这种出行方式也成为世界众多媒体的热点话题之一。此次河内首脑会晤未能签署任何协议或发表共同声明,且双方对此各执一词,但双方而不是“拂袖而去”,而是都表达了对今后继续进行协商和会晤的意愿。会晤结束,金正恩仍然选择以同样的交通方式返回朝鲜。

2019223日,金正恩从平壤火车站启程前往越南,开始朝鲜最新的一次“专列外交”。

 

 

朝鲜首脑外交一大特点

 

自朝鲜建国之后,只要铁路可以到达,乘坐专列出访或在国内视察,一直是朝鲜领导人出行的首选方式。具有朝鲜特色的“专列外交”已经成为展现和宣传“朝鲜式软实力”的重要途径。

 

根据公开报道的资料进行的统计显示,朝鲜第一代领导人金日成主席先后出访过苏联、中国、德意志民主共和国、蒙古、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阿尔巴尼亚、越南、印度尼西亚、南斯拉夫等国家22次;其中,195667月间和19845月,金日成主席一次出访东欧多个国家。在20世纪80年代以前,金日成主席出访东欧时主要是乘坐专机,部分行程乘坐列车,访问印尼在经由中国时也选择了专列。第二代领导人金正日委员长共出访中、俄两国11次,均选择专列出行。截止目前,第三代领导人金正恩委员长先后共出访中、韩、新、越等国家共七次,出行方式主要也是专列,其中,四次访华有三次乘坐列车、一次专机,前往新加坡出席第一次朝美首脑会晤时全程乘坐中国提供的专机,访问韩国则选择的是公路。

 

总体而言,朝鲜建国以来公开报道的朝鲜最高领导人正式出访国外的40余次行程之中,选择全程乘坐专列的次数远高于全程乘坐专机的次数,而且乘坐专机出访主要集中在上世纪80年代之前;之后,朝鲜最高领导人出访国外基本都是全程乘坐专列,乘坐专机出访只有两次,即金正恩委员长一次访问中国、一次访问新加坡。可以说,“专列外交”成为朝鲜领导人出访进行首脑外交的一大特点。

 

其实,不仅出访国外,在国内视察时朝鲜领导人也常常乘坐专列。从朝鲜官方媒体公开报道的消息来看,金日成主席和金正日委员长在国内进行视察时多以乘坐专列为主;金正恩委员长视察朝鲜国内其他地方时,有时会乘坐专机前往,比如视察作为金正日故乡郡的三池渊时就是乘坐专机去的,20189月迎接到访的韩国总统文在寅游览天池时也是乘坐专机去的。

 

显然,朝鲜新一代领导人出行时选择专列之外的交通方式的次数比过去多了。但尽管如此,乘坐专列在国内视察和出访国外仍然是朝鲜最高领导人选择最多的出行方式。

 

 

专列出行优势明显

 

众所周知,任何国家的首脑出行首要考虑的无疑是安保问题,朝鲜当然也不例外。就陆海空等各种交通方式的安全性而言,陆路显然比空中安全;此外,尽管陆路(铁路)所需要的时间比飞机长,但列车移动的灵活性和机动性并不比飞机差,某些情况下甚至还更强。因此,当某个国家在总体发展阶段上,陆上(铁路)通行安全性明显高于空中(飞机)时,陆路尤其是铁路专列出行则无疑是非常合理的优先选项。

 

首先,朝鲜国内多山等地理环境因素造成交通不便,加上经济发展程度及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局限,使朝鲜政府始终非常重视铁路发展,铁路直至目前为止都是朝鲜最为便利和重要的交通方式。而朝鲜与最重要的两个友好邻国中、俄均有铁路相连。因此,出访中、俄时铁路专列无疑最为安全和便利。

 

其次,就技术与后勤保障而言,铁路和列车是朝鲜最有能力和把握进行有效控制的交通方式,专列出行优势明显。就技术方面而言,铁路和列车是朝鲜各类交通基础设施中体系最完备、运行最熟练、保障水平最高的远途交通方式;同时,铁路和专列利于提供充分的后勤保障。专列可以为各类庞大的随行人员团队及所需要的各种设备等提供足够的空间,使得出行所需的安全和各种后勤支援得到充分保障,且可以根据需要随时进行补充,确保专列出行顺利。

 

再次,就外交和对外宣传以提升国家形象与国际地位而言,几乎是朝鲜特有的专列出访所形成的朝鲜式“专列外交”,的确产生了与其他国家首脑出访所不同的“外交+”的外溢型效果。领导人专列长途出行外访,不管是访问结束后朝鲜官方媒体才给予报道,还是现在这样的及时报道,总是能吸引国际媒体和民众的眼光,对提升朝鲜的国际地位和形象具有重要作用,成为朝鲜向国际社会最大程度展现“朝鲜式软实力”的重要平台;而通过朝鲜媒体在其国内的广泛报道,也能起到鼓舞国内民众士气的作用。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朝鲜最高领导人出访国外的次数相对较少,因此,如何使每次出访取得最大外交成果和国内宣传效果,无疑是朝鲜需要考虑的一个重要因素。铁路专列出行尽管所需时间较长,但正是随着各国媒体对出访的行程路线、主要经由站、外交活动安排和出访期间任何相关信息等全程进行长时间追踪报道,这种宣传效果确实也达到了最大化,“外溢效果”非常突出,令人关注。

 

从“秘而不宣”到即时报道

 

过去,限于科技等各种条件的制约,朝鲜最高领导人乘坐专列出访国外可以在相当程度上达到“秘而不宣”,出访结束后再向外界正式宣布。但在当前高科技高度发达和信息通讯方式多样化背景下,想要达到这一点显然已经几无可能。因此,朝鲜方面认识到,既然难以做到不公开,不如通过公开方式而获得外交和对外宣传上的最大收益。

 

其一,通过各国媒体对最高领导人乘坐专列出访国外时沿途国家或地区举行的各种正式外交礼宾活动的报道,展现国家领导人的风采,来提高国际形象和地位。

 

其二,长距离长时间出访的旅途奔波,一方面对外更有利于显示领导人出访和会晤的诚意,另一方面在其国内更有利于显示最高领导人为国家而不辞辛苦的精神,从而树立亲民形象,提高国内民众的士气。

 

其三,乘铁路专列便于最高领导人亲自考察所访问国家沿途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现状,并通过当地相关负责人的情况介绍,更直接地了解当地经济发展的实情。通过国内外各种媒体对这些内容的广泛报道,扩大在所出访国家和经停(考察)地区以及国际国内的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朝鲜最高领导人出访越南所经路线,近乎完全再现了55年前朝鲜第一代领导人出访的历史,这里似乎既有强调传统友谊和继承先辈之意,又有巩固发扬之志,可谓“继往开来”。

 

此次金正恩与特朗普在河内举行首脑会晤并访问越南,与以往对最高领导人出访的报道是在回国后或访问途中进行不同,朝鲜官方媒体在金正恩启程当天就给予了报道,引起了全世界媒体的广泛关注,世人对朝鲜变化发展的感受也成为许多媒体报道的一个热点。

 

再如此次河内峰会,朝鲜最高领导人自平壤出发直至返程,世界主要媒体都在连篇累牍地进行报道,一段较长时间内聚焦世界目光,宣传效果非常明显;在越南河内,全球各路媒体云集,来自世界各地的3000多记者的日夜追踪报道,这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吸引眼球的新闻。据报道,河内有商家推出“峰会汉堡”“峰会鸡尾酒”“金特T恤”等,成为颇受欢迎的爆款,显然这些都对朝鲜向国际社会展现其地位和形象产生了很大的积极影响。

 

最后,此次朝鲜最高领导人近万公里的专列行程,似乎还预示着未来有可能形成的经济合作:社会制度相同的中朝越三国由铁路相连接的事实,对东北亚与东南亚地区未来的发展具有相当的潜力。这对于谋求解除经济制裁的朝鲜,力争推动朝美和解、积极争取连接朝鲜半岛的南北铁路实质性运行的韩国,追求经济继续高速增长的越南,都具有重大意义。在将来对朝鲜的国际制裁放宽或解除的条件下,这些国家有可能与中国共同构筑连接朝鲜半岛、并从朝鲜半岛经中国大陆直通中南半岛的一个新的物流通道。

(출처 :《世界知识》20196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댓글 0
댓글쓰기
계정을 선택하시면 로그인·계정인증을 통해
댓글을 남기실 수 있습니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