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DATED. 2019-06-19 17:00 (수)
欧洲防务合作进展及其对东北亚安全机制的启示
欧洲防务合作进展及其对东北亚安全机制的启示
  • 游楠,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博士后
  • 승인 2019.03.31 13:31
  • 댓글 0
이 기사를 공유합니다

2018116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凡尔登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百年纪念活动时提出:只有建立真正的欧洲军队,才能实现自卫,欧洲大陆不能再依赖美国的保护。同月18日,马克龙会见德国总理默克尔,再次呼吁要加强欧洲防务一体化建设,力争重塑欧洲,提升欧盟的全球影响力。此次,马克龙频频表态成立欧洲军队的背后涵义不容忽视,值得更多关注。

 

一、防务合作过程曲折,进展缓慢

 

欧洲国家在多年努力下,实现了经济金融等高度一体化,但在对外防务合作上进展缓慢。欧洲防务一体化是老生常谈的问题。欧洲防务合作可以追溯到上世纪50年代,法国首先提出组建欧洲防务共同体的倡议。1952527日,法、西德、意等6国签署《欧洲防务共同体条约》,但并未有所实施。1989年,法、德组建了混合旅。199112月,《欧洲联盟条约》将共同外交与安全政策确定为欧盟三大支柱之一。冷战后,欧洲意识到欧美关系的变化,开始强调要增强自身战略自主性。1993年,欧洲国家组建了约5万人的欧洲军团1999年,欧盟制定了共同安全与防务政策(ESDP)。进入新世纪,防务合作逐步深化,2003年,欧盟国家开始打造所谓的欧盟战斗群2007年,《里斯本条约》提到允许欧盟成员国推进防务一体化建设。自2017年以来,欧盟网络信息战中心、军事计划与执行能力总部纷纷建立。欧盟委员会副主席于尔基·卡泰宁宣布,欧盟将设立总额55亿欧元的欧洲防务基金。20171113日,由25个成员国签署的防务领域永久结构性合作机制建立。2018年6月25日,法、德、比、英、丹、荷等9个欧洲国家签署欧洲干预倡议意向书。117日,签署国增加了芬兰这个成员。根据马克龙设想,欧洲应在2020年左右建立一支共同干预军队。近两年来的设立欧洲防务基金、永久结构性合作欧洲干预倡议虽说是助推欧洲防务一体化的举措,但可以看出,防务一体化合作的进程是非连贯性的,是缓慢推进的。

 

二、多方牵涉其中,大国博弈加剧

 

马克龙为何在此时提出建立欧洲军队呢?欧洲军队的防备对象都有谁呢?当欧洲国家的安全形势发生变化时,欧洲军队的话题再次被聚焦。特朗普实施单边主义政策、突然宣布退出《中导条约》,防务费用压力增加欧洲国家经济负担、北约东扩带给俄罗斯紧张态势,俄与美在叙利亚问题持续对抗,英国脱欧削弱欧盟安全能力等都是重提防务合作的重要背景。在此事件里,涉及到的几个主体主要有美国、俄罗斯、北约、德英及其他欧盟成员国。

首先,美俄之间的背后较量。民粹主义思潮主导的美国式政治损害了欧洲国家的利益,美欧同盟的互信合作逐渐被削弱。第一,跨大西洋同盟关系在历史上不断经受各种考验,错综复杂,前途多舛。此次事件又使得美欧关系再生嫌隙,美频频用提高军费来向欧洲施压,特朗普曾连发三条推特,要求欧洲国家要么向美国支付军事保护费,或者就自己保护自己。之前,特朗普向北约理事会提出,必须在2024年之前,将欧洲各国占本国GDP防务费用增至4%的水平,而这势必增加欧洲国家的经济负担。第二,特朗普宣布退出中导条约,再次恶化欧洲国家安全状况,激化北约和俄罗斯的矛盾,对原有的国际秩序制造更多的混乱。马克龙说,当我看到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要退出主要的裁军协议,协议在20世纪80年代欧洲导弹危机后达成,那么谁是受害者呢?那就是欧洲及全世界。他还说到,我们是历史性盟友,我们还将是这种关系。但作为盟友,不是附庸关系。这也表明了他建立欧洲军队的信心。而对于俄罗斯来说,对于此事表现出积极态度,俄因乌克兰内战和叙利亚事件,与西方关系持续保持紧张状态。俄罗斯总统普京表态愿共同推进世界多极化发展。他表示,欧洲是一个强有力的经济联盟,他们自然想在国防安全领域实现独立。美国和俄罗斯不同的态度,显示了两国背后心怀不同的政治目的。

其次,转移法国民众焦点。欧洲安全面临着严峻的考验,频繁的恐袭让欧洲布满阴霾,这一点法国并不例外。马克龙面临着国内情况更是糟糕,自从上任以来,他就不断地提出要进行经济改革,然而许多人并不买账。其计划于20191月上调汽油税和柴油税,引起了持续多天的黄背心示威游行活动。大规模运动持续升级,民众愤怒的情绪难以控制。对此,马克龙解释:税收金额相对于我们的产出而言开始下降,并将继续下降。在国内外形势的夹击中,马克龙提出建立欧洲军队从另外一方面来说是转移国内民众的注意力。

再次,北约和欧盟有不同的站位。对于此,北约最认可的观点是建立欧洲军队只是北约的补充,不会代替它。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表示:欧盟在防务方面作出更多努力是好事,但绝不应该削弱跨大西洋关系,北约依然是欧洲安全的基石。而对欧盟来说,建立欧洲军队十分必要,欧盟方面意欲建立更适合欧洲的自我防御体系。欧洲议会议长塔亚尼表示,没有共同的防务战略,就无法达成共同的外交政策。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说,一个欧盟的联合军事组织将让世界知道,欧洲国家间将再也不会有战争。

最后,德英和其他欧洲国家各有盘算。德国力挺法国,默克尔13日在欧洲议会总部表示,支持建立一支真正的欧洲军队。她同时呼吁成立欧洲安全理事会和欧洲军事总部。德寄希望能以防务合作促进政治合作,加强欧洲各国的团结。而对于传统反对派英国,《卫报》等媒体认为,英国从一开始就不是组建真正欧洲军队的积极分子,英国的彻底离开,或许是成立欧洲军队的重要契机。从这个角度说,英国脱欧实则促进欧洲军队的成立。而欧洲其他小国都各有盘算,比较谨慎,他们担心支持欧洲军队建立会得罪美国和北约。

 

三、障碍重重,不确定性凸显

 

尽管组建欧洲军队进入到快速发展期,但依然面临着不确定因素和重重难题。但无疑多极化发展是大势所趋,欧洲防务一体化建设也是向多极化方向发展的客观体现。

第一是美国、北约的外部压制。欧盟一直是美国实施其全球战略的对象,北约对欧洲的防务体系也被视为由美国主导的。虽然马克龙等人表示欧洲军队 的建立不会对北约造成威胁,但一旦建立真正的欧洲联合军队,就有了更强的军事行动和危机管控能力,这势必会降低对美国的依赖程度,威胁到美国的统治地位。另外,欧洲军队的建立将给北约带来不确定因素,北约地位受到威胁。一旦欧洲国家建立了独立于北约的防务系统,那么,北约的影响力将会大大降低,也不再能有效牵制俄罗斯。

第二是欧洲国家的内部纷争。欧盟各成员国为了自身利益,从软件到硬件都有了分歧。软件上,欧洲各国意愿不同,对于组建欧洲军队,欧洲国家内部意见并不完全一致。一方面,部分成员国缺乏建立欧洲军队 的意愿,对欧盟建立独立防务并无信心,更习惯于依赖北约。另一方面,由于各国地缘战略、历史文化和周边外交关系有别,安全防备对象各有不同。欧洲的防务专家指出,欧盟各国之间的防务重点区别较大。比如,欧盟国家在对俄关系上也有不同,法、德、奥、匈等国在对俄合作问题上更积极。但对于中东欧国家,要加大反导部署,俄罗斯是防备的对象。而对于只有高度亲近的国家间能实现军队高度一体化,这是不现实的。欧洲军队的建立,到底采取哪种指挥系统?即使得到各国的支持,但妥协的结果可能会使欧洲军队的成立目的大打折扣。硬件上,独立军队系统的军费平摊难以协调。欧洲军队的建立需要有更多的军事支出,欧盟没有财力建立一支有实力的欧洲军。BBC评论称,目前没有哪个欧洲国家或组织有这样的经济力量,建立一支和美国相媲美的军事力量。目前,欧洲国家更多把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当作国内政策的重点。

 

四、道长且艰,更多是挑战

 

马克龙组建欧洲军队的行为,看似为解决欧洲乱局要注射一剂新药,但效果不可得知,预测未来道路艰辛,比如说,真正的欧洲军队必须有清晰的人员组成、指挥和作战训练体系,这支军队要体现出不同于以往简单的几国混合旅的特点。马克龙等联合欧洲大国很难就此给出具体实施方案,方案执行起来会涉及到政治、技术和文化等困难。

主观上,还存在建立欧洲军队是空想,质疑是主权问题的说法。现在众多的说法是欧洲军队仍然是个概念。法国媒体评论认为,马克龙的计划看上去很美,但有点超现实主义。《卫报》一篇文章所言,建立欧洲军只是一种幻想。巴黎战争学院的阿洛马尔教授说,建立共同战略文化的想法令人感兴趣,但是马克龙的欧洲防务梦想和现实间存在巨大的鸿沟,现实是欧洲伙伴在防务问题上存在很大的分歧。法新社则认为,欧洲军队在成员国之间是个十分敏感的话题,各国都把国防视为国家主权的问题。对于反对继续深化欧盟、珍惜主权的人来说,建立欧洲军就是侵犯主权的行为。毕竟,建立欧洲军队的设想目前还处于讨论阶段,相关国家对该问题分歧较大。

客观上,美国和北约外部的打压,欧洲是否真的离得开美国?美国为了阻止其联合军队的建立,肯定会进一步对欧盟进行打压。但从欧洲经济情况来看,军费负担是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多年来欧盟一直在安全问题上依赖北约,还不好说欧洲能走多远?

因此,可以说,欧洲军队的建立的说法现在还是一种宣示,如果想要真正建立起来并实施行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预料组建欧洲军队的时间也会变得相当漫长,前景扑朔迷离。但目前,欧洲各国还是要本着维护世界和平的大局观,顺势而为、化解分歧,朝着欧洲联合梦想的稳步前行。

 

五、对当前东北亚安全机制建立的思考

 

从欧洲的安全机制来看,欧洲国家更多强调的是通过建立“欧洲军队”来对外彰显自己的安全机制仍然应当依靠自身的力量来解决。对于东北亚的安全机制而言,虽然当前仍然面临着较多的问题,然而,通过欧洲安全机制的实现路径来看,东北亚的安全机制仍然需要通过依靠自身的力量才能解决。

首先,韩国仍然应当发挥桥梁作用。虽然第二次“金特会”并未达成如期的效果,然而,并不能否认美朝双方所做的努力。韩国仍然应当加强与朝鲜的对话,进一步发挥桥梁作用,推动朝鲜与美国的对话,只有朝美双方继续对话,找出分歧,才能为双方缩小差距找到策略,为后续的朝鲜半岛安全机制的建立打下基础。

其次,继续深化朝韩互信机制。当前东北亚各国之间的互信有一定改善,特别是自2018年平昌冬奥会举办以来,朝鲜和韩国之间的互信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提升,但是仍然需要进一步深化双方互信机制,将政治领域的互信,向军事领域、外交领域等扩展,才能巩固不断东北亚安全机制。

最后,应当推动周边国家参与东北亚安全机制的构建。对于中国、俄罗斯、日本等周边国家而言,朝鲜半岛发生战争,并不利于本国的国家利益,因此,推动中国、俄罗斯和日本等周边国家参与到朝鲜半岛安全机制的构建过程中,有助于东北亚安全机制能够发挥最大的作用。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댓글 0
댓글쓰기
계정을 선택하시면 로그인·계정인증을 통해
댓글을 남기실 수 있습니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