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DATED. 2019-05-20 23:12 (월)
新形势下如何推动互联互通和跨境合作
新形势下如何推动互联互通和跨境合作
  • 沙祖康 : 察哈尔学会国际咨询委员会委员、联合国前副秘书长
  • 승인 2018.12.12 13:47
  • 댓글 0
이 기사를 공유합니다

2018澜湄合作博览会和澜湄合作滇池论坛以及澜湄合作企业家大会于2018年11月23日在云南昆明成功举办,论坛以“推动互联互通和跨境经济合作”为主题,来自澜湄六国的政府官员、国际机构代表、专家学者、商会代表、金融界和企业界代表等近千人参加了论坛活动。中国双绿66人圆桌会专家委员会主席刘光溪主持了主题论坛,察哈尔学会国际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双绿66人圆桌会专家委员会专家、联合国副秘书长沙祖康应邀出席论坛开幕式并分别做主旨发言。

 

以下为讲全文:

 

当前世界正处于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在发展风起云涌,新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深入发展,全球的治理体系深刻重塑,国际格局加速演变。同时也是在全球矛盾突出,保护主义抬头,多边贸易体制受到冲击,世界经济整体发展环境面临诸多风险和不确定性。这一背景的重大标志之一,是中美贸易摩擦。

 

大家知道中国是当今世界上最大、发展最快的发展中国家,而美国是当今世界上最大、发展最快的发达国家。中美两国分别是当今世界最大的经济体,中美两国打贸易战和发生持久大规模的贸易摩擦一定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也一定会影响中美两国和世界的经济贸易发展。

 

习近平总书记在刚刚闭幕的“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上说,历史告诉我们如果走上了对抗的道路,无论是冷战、热战、贸易战,都不会有真正的赢家。国与国只要平等相待,互谦互让,就不会有通过协商解决不了的问题。应该说中美贸易摩擦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影响是巨大的。没有贸易自然就没有贸易摩擦,贸易越大,贸易的摩擦就越多,中美作为两个最大的贸易国发生了贸易摩擦是正常的,但是像今天这样强烈的中美贸易摩擦,在贸易历史上也是罕见的,但是有一点是清楚的,大家也是明白的,那就是中美的贸易摩擦或者是贸易战不是中国挑起的,是美国强加到中国头上的。我认为中国太大了,中国人民近百年来的磨难太多,这点是吓不倒中国的。但是我们必须认真应对,保护主义、单边主义不是某些国家的救命稻草,在贸易环境动荡和贸易摩擦加剧的情况下,增强与周边国家,包括澜湄国家经贸关系具有特殊的意义。我前面几位发言人都说了,把中国与澜湄地区国家紧密的联系在一起。泰国的前副总理说我们同饮一江水,我们本来就是安危与共、兴衰相伴的命运共同体,彼此之间有着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连带效应,我们要维护区域的合作与发展。孟中印缅跨境合作是共商、共建、共享的合作,是多边性质的合作,也是应对当前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的有效举措。

 

五年前,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共建“一带一路”的倡议,目的是要促进各国、各地区的互通,形成联动发展的格局,为世界拓展新的空间。五年来共建“一带一路”很受欢迎,与多个国家签署“一带一路”的合作协议,一大批项目落地生根,包括与澜湄国家的合作。我们不能接受别有用心和莫名奇妙的无端猜测, “一带一路”倡议好不好,要勇于参与“一带一路”的国际组织来评说,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谁也没有权利来评论140多个国家的智商。

 

共建“一带一路”是开放的合作平台,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不会排除谁,不会拉小圈子,不是有这样那样的陷阱,而是中国与世界共谋机遇、共享发展的阳光大道。我认为不应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一带一路”用好了对大家有好处,如果用的不好那么消极的影响也是深远的。

 

 

跨境合作是“一带一路”的重要部分,我参加过世贸最后阶段的谈判,我在联合国也主管过经济贸易、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工作,我们中国与湄公河国家在地缘、人事、情感联系非常紧密,澜湄是“一带一路”建设方向上最先取得实质性和可持续性的机制。中国总理李克强说过,各部门要参与澜湄格局,创造了“天天有进步,月月有成果,年年上台阶”的效果,秉持亲诚、互利合作的澜湄文化。

 

澜湄合作已经是大势所趋,不可阻挡。在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抬头,目前面临诸多不确定的情况下,我想对推动澜湄合作走深、走热提几点很不成熟的想法,一是加强澜湄合作制度建设,进一步推进和完善现行的澜湄合作机制,搭建更加扎实的平台。首先应考虑如何以制度的方式来规范合作的资金来源、收益分配、争端的解决。如何用市场化的手段和决策推进区域合作。二是应考虑围绕政治安全、经济社会文化各领域如何按照轻重缓急,逐步有序的来推进相关工作。要加大促进跨境贸易合作,保持对外贸易的多元化。

 

在中国东南沿海地区,对美欧发达国家的外资企业和内资企业来说,应该审时度势,优化贸易格局,考虑如何分散风险。与澜湄国家相向而行,充分调研在可持续进行基础上扎实推进,减轻对美国的过度依赖。我个人感觉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将是长期的,但我希望不是这样。另外要充分利用我国与澜湄的优势,尤其是云南的区位优势,优化贸易结构和贸易质量,质量问题很重要。加强中国同湄公河五国的沟通交流与合作,要全力打造云南面向东南亚区域的经济贸易中心,为中国同东南亚国家的深入合作奠定良好的基础。

 

在这方面,我想引起大家注意的是在去年7月,我在一个太平洋证券论坛的内部会议上我发表过不同的看法,我认为这个想法碰巧和陈部长的观点一致,我认为中国的企业在走出去时一定要注意几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必须尊重接受国的法律;二是必须要考虑到接受国或者是澜湄国家的环境保护;三是必须要承担中国企业在当地的社会责任;四是一定要防止在改革开放当中自己所经历过的腐败。我们同时必须考虑到有关方面的竞争,今天我听了陈部长的讲话,我感觉找到了知音。

 

要深化澜湄国家参与互联互通来延伸我们之间的合作网络。要围绕“政策沟通、设施连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五个方面加快地区两个层面,梳理和协调中国与湄公河五国的互补和竞争的产业关系,构建和延伸三方在农业、制造业、服务业、交通业等多领域的跨境产业链和网络,争取更多产业投资合作的协议。

 

中国强调要共商、共建、共享,我们还提出了“以义为先”,我们不要斤斤计较,我们一定要考虑合作国的利益,只有共商共建才能共赢,我完全同意。但是在我们的合作应该有区分,和发达国家,美国、日本、欧洲这样的发达国家他们远远走在我们的前列,我们的之间合作应该是相互尊敬、互利共赢的,但是我们必须是斤斤计较的。但是像澜湄这些国家都是发展中国家,和他们的合作我主张在合作共赢共享的基础上,还应该考虑到义利兼顾,以义为先,应该是有区别待遇。

 

 

讲到互联互通和延伸网络的问题,中老铁路是泛亚铁路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澜湄合作的重大互联互通的项目之一,中老铁路的建设将在中国构建印度洋出口新通道,加强中国与老挝经贸合作,促进中国与东盟自由贸易区的建设,发挥示范和引领作用。比如中老、中缅的铁路,中老、中缅的跨境输出的互联互通项目,一定将助力区域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和交通便利化,提升区域市场投资环境。陈部长讲到点、线、面的问题我完全赞成,云南是孟中印缅经济走廊、中南半岛经济走廊的重要节点,是通往南亚东南亚的门户,要充分发挥云南连接三大市场的优势、通道优势和资源优势,加快推进与周边国家的过境运输,打造新高地,建设成为面向南亚东南亚的辐射中心。

 

要深入产业合作,实现优势互补。产业合作是经济合作的核心,当前的产业合作力度与发展的预期还存在较大的差距。可考虑正在各个产业结构的特点和现状,发挥各自的优势,采取差异化的政策优势,推动产业结构的调整和升级。中国可以发挥自身的优势,深化与次区域国家在农业、工业、金融、地理、新能源、生物制药、旅游等方面的合作,大湄公河次区域也应该发挥他们的优势,包括丰富的资源优势,他们还拥有一个2.4亿人口的巨大消费市场,中国的市场更大,如果能够充分发挥通道经济的效应和产业结构上的互补优势,方可取得巨大的双赢。

 

要理顺、完善现行的执行机制。当前大湄公河次区域内已经形成了多种合作,合作的领域广阔,形式多样。这本身是好事,在发挥多样化的同时,应该考虑如何避免各种合作机制内部的重叠与无序的竞争。大湄公河次区域的顺畅运行和发展离不开法律的规范保障。澜湄六国应考虑共商共建有强大法律约束的机制。如争端解决机制,减少跨界矛盾,保证各成员国的利益。讲到机制问题,我总觉得现在各种机制泛滥,我还挖苦过我们国家的智库,现在到处都是智库,但是重大问题上的判断往往都是错的,这是一个要好好研究的问题。我个人认为在深化澜湄合作可为建设周边命运共同体打造先行先试的样本,为我国后续推动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亚洲命运共同体,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设提供参照,加强澜湄合作,必将促进澜湄六国的和平与发展,提升六国人民的幸福感和获得感。

(출처 : 察哈尔学会 2018-12-06)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댓글 0
댓글쓰기
계정을 선택하시면 로그인·계정인증을 통해
댓글을 남기실 수 있습니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