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DATED. 2019-03-25 15:27 (월)
中宏观察家:解码“处在十字路口”上的中国解决方案
中宏观察家:解码“处在十字路口”上的中国解决方案
  • 徐洪才 :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东亚和平研究院国际咨询委员
  • 승인 2018.12.20 15:45
  • 댓글 0
이 기사를 공유합니다

当地时间1129日,抵达布宜诺斯艾利斯,新华社记者谢环驰摄

 

 

中宏观察家徐洪才:解码“处在十字路口”上的中国解决方案(上)

  中宏网北京11月30日电(记者王镜榕)11月27日至12月5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对西班牙、阿根廷、巴拿马、葡萄牙进行国事访问并于今天出席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第十三次峰会。在当前贸易保护主义、民粹主义、单边主义为世界经济增长蒙上阴影之际,习主席此行备受关注和期待。

  日前,中宏观察家、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徐洪才接受中宏网记者独家专访,为我们解读习主席这次出席G20的特殊使命与深刻意义,“十字路口”上的中美关系将何去何从?以及“一带一路”倡议又将如何乘风破浪、有序推进?解码蕴含其中的中国思维和解决方案。

  以下是访谈实录:

  中宏网记者:您怎么解读这次习主席出席G20的特殊使命与深刻意义?

  徐洪才:G20峰会诞生于10年前的金融危机,是典型的危机驱动型的国际协调机制,旨在将G20国家领导人集聚在一起,以面对共同挑战。

  在应对危机过程中,G20逐渐发展成为全球治理与开展经济合作的主要平台,其地位举足轻重。

  2016年G20杭州峰会是一个新的起点,后危机时代,G20国家逐渐认识到,要做出榜样,带头实施联合国提出的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因此G20也就从过去应对风险的短期机制,逐渐转向促进世界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长效机制;并在促进世界经济强劲、可持续、平衡发展基础上加上了“包容性”发展,“包容性”被提高到了新的高度。

  这显然是针对当下世界经济发展动力不足,不够强劲,不可持续,且极不平衡,南北差距扩大,严重两极分化,包容性不足这个现实。

  可以说,当下世界经济以及全球治理正处在“十字路口”,在这个关键时刻,也恰逢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十周年、G20峰会诞生十周年,这次会议至关重要。

  尤其在当下贸易保护主义、民粹主义、单边主义甚嚣尘上,特别是近年来美联储加息、美元升值,导致全球资本流动的波动性加剧,新兴经济体货币汇率大幅贬值,我国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也出现了相当大的贬值压力。国际金融市场跌宕起伏,风声鹤唳,美国股市过去9年大牛市好日子也似乎到了头,纳斯达克、纽约道琼斯股指剧烈调整,未来怎么办?大家有点迷茫。关键时刻,大家一起来讨论以凝聚更多共识,促进世界经济强劲、平衡、可持续和包容性发展,共同反对贸易投资保护主义、单边主义,特别是维护多边贸易体系的权威性。所以,这次G20峰会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讨论世界贸易组织改革问题。

  中宏网记者:您怎么看待世贸组织改革所面临的紧迫课题以及当前形势和任务?

  徐洪才:目前,关于世贸组织改革发出的声音不少,美国还没有提出系统性方案,欧洲已经提出来了。不过,美国和欧洲、日本的共同声明里面已包涵了美国的价值导向。

  我国商务部也提出关于WTO改革的三大原则和五点建议。应该注意到,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的利益诉求明显分化。那么,如何找到最大公约数,尤其是当前WTO面临深刻的危机,其中,最关键的议题就是争端解决机制。目前,7个大法官只有3个,分别来自中国、印度和美国,到明年年底只剩下1个,涉及到中美之间的贸易争端就没法解决了,因为中美法官要回避,只剩下印度一个法官,这个争端也就没法裁决了。可以说,WTO争端解决机制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

  我们有责任维护多边贸易体系的权威性,发挥其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主要作用。因此,这次会议将对WTO改革问题进行深入讨论。当然,不会在这个会议上解决WTO改革问题,最终还是要在12月12日WTO的理事会上进行讨论。

  关于WTO改革,中国始终坚持,第一要维护多变贸易体系的权威性;第二,要考虑到发展中国家合理的利益诉求,尊重发展的差异化,不能一刀切;第三要反对贸易投资保护主义、单边主义,促进贸易投资的便利化,促进规则的公平性。

  同时,我们也强烈呼吁,这种公平性不能搞双重标准,要揭露一些发达国家滥用国家安全条款的做法,并反对有人对国有企业采取歧视性态度;我们认为,以单边主义代替多边主义,动辄采取贸易制裁,设置关税壁垒,都是有违WTO多边主义规则的。

  另外,还要面对当前面临的一些新挑战,比如说数字经济、网络安全,以及跨境电商等新的经济现象,亟待建立新的规则。这些新老问题,都可能在本次峰会上进行讨论。

  对于这次会议,我个人寄希望于能够凝聚更多共识,抛弃狭隘的利己主义与偏见,要更多体现“包容性”,特别是对发展模式的包容性。

  目前世界各国发展模式具有很大差异性,不能简单地一刀切,更不能将自己意愿强加于人。同时,我们也希望把中国一贯倡导的“共商、共建、共享”,“平等合作、互利共赢”这些基本理念,以及过去10年G20在应对金融危机中的“担当、责任、奉献、合作”这些宝贵精神发扬光大。

  所以,本次会议令人期待。这次峰会还有一个特殊背景,此前召开的APEC会议上没有发布共同声明,主要是中美之间在认知上存在分歧,大家不希望类似的一幕在G20峰会上重现。大家希望求同存异,能够发表共同声明,共同应对挑战。

  中国将一如既往地向世界敞开开放的大门。在今年4月召开的博鳌论坛上,习主席向世界宣布的4个方面扩大开放的举措正在一一落实,一言九鼎,我们说过的话都会认账。中国主动扩大开放,包括服务业开放,不久前成功召开了首届进口商品博览会,未来还将进一步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明年是中国改革开放再出发的元年,值得大家期待。应该说,中国正在以实际行动,为世界树立一个榜样。我们主动下调进口商品关税,从9.8%下调到7.5%;主动扩大相关领域开放,未来还将进一步营造优质的营商环境,让不同市场主体能够公平竞争,加大保护知识产权力度等,朝着国家开放包容的发展方向前行。正如习主席所言:中国对外开放的大门只会越来越大,这是既定方针。我们希望能够与世界在开放合作中实现互利共赢,共同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

这是街道旁的欢迎人群。(央视记者罗小光拍摄)

  

中宏网记者:结合当前形势,您对中美关系的走势怎么看?

  徐洪才:今年3月份以来,特朗普单方面挑起贸易争端,中美之间贸易摩擦逐渐升级,到目前已是剑拔弩张,而且美方近期还扬言,要对从中国进口的2000亿商品加征关税到25%。

  美国采取贸易制裁大棒,威吓压迫中国就范,这种做法本身就很不地道。中美之间产业链、价值链分工关系,不是一天形成的,现在要强行打破,打碎这个分工体系,其危害性不仅是双边的,对中美双方的负面影响都已经看到了,对全球经济也在产生深刻影响,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下一步,如果升级,对美国自身影响将会进一步显现。美国的通胀会上升,CPI和PPI都会有上升的压力;物价上升会促使美联储进一步加息,对经济增长产生负面影响。现在特朗普和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出现了矛盾,特朗普显然不希望加快加息的节奏,最近美国股市出现剧烈调整,这是特朗普不愿看到的。

  实际上,中美贸易争端对美国的负面影响已经显现。如果特朗普继续一意孤行,显然,美国的投资和消费,通胀以及整个金融体系的稳定,都将受到负面影响。当然,对中国也有进一步的影响。

  虽然我国目前的进出口表现还不错,但这里面存在提前结订单的因素。如果贸易争端升级,明年上半年负面影响会进一步显现。对股市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尤其是对信心层面的冲击,包括增加人民币贬值压力等。当然,中国是负责任的,现在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还维持在7未破,但有点岌岌可危。

  大家知道,汇率稳定、金融稳定跟双边贸易有密切关联,并直接影响经济增长与就业。我们当然不希望进争端升级,中国有这个强烈的愿望,特朗普执政团队应该也有这个愿望,因为他们的压力也很大。所以,坐下来谈符合双方共同利益。先将加征关税停下来,就此打住,重启谈判,逐步解决分歧,然后逐渐化解矛盾,朝着好的方向调整。同时,我也希望美方能够看到,今年以来中方所做出的积极努力,包括主动扩大开放,主动降低关税,主动进行改革,这不仅符合我们自身利益,也有助于化解中美之间分歧。

  有些问题我觉得美方可能过于夸大了,比如对国有企业的指责。希望美方对中国国有企业与外资企业和民营企业一视同仁,不能对国有企业有歧视性做法。当然,我们国有企业也要深化改革,减少补贴。作为发展中国家,在某些产业领域实行一些补贴是符合WTO精神的,并不能说是违规行为。但是,随着未来发展我们要逐步减少补贴,这也符合我们自身发展要求。另一方面,也要不断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加大违法违规的成本。同时,我们也要呼吁,既要保护外商企业在华的知识产权,中资企业在国际市场的知识产权同样也要得到保护。

  在这些方面,其实我们与国际社会存在共同利益与目标。美方提出“三零”方案,零关税,零补贴、零壁垒,我个人认为,也是可以讨论的,我们并不拒绝,而是采取包容的态度予以面对。

  也就是,要促进在未来适当时候完全实现“三零”目标,但如何实施要考虑到合作伙伴的特殊情况。比如,美国自身在农业方面就很难做到。美国在农产品补贴方面有目共睹,美国补贴最多。其实,美国农业农产品竞争力是非常强的。美国有两百万农民,但是他有大量出口,中国有两亿农民还要大量进口,双方根本就不在一个数量级上。

  但美国还要对农产品进行大量补贴。这显然是不合理的。因此扭曲了相关价格体系。这种价格体系也损害了相关发展中国家包括中国农民利益。同时,美国跟欧洲,特别跟法国,跟日本这些贸易伙伴之间,在农产品贸易方面也很难做到零关税,在汽车贸易方面,美国跟日本,跟欧洲也有不同的利益诉求。

  所以,美国应尊重广大发展中国家还处于发展中的现实,作为大国应该勇于担当,而不应采取一刀切的办法。现在有一个新的提法:开放性的多边主义,即对一些重大议题不一定需要全体通过,或一票否决,只要有相当一部分国家通过,可以自愿选择遵守此规则,其他不同意的国家可以不参加。

  采取开放的灵活的多边主义,我觉得这是一个现实的选择。现在大家已经看到,双边的,多边的,区域的,次区域的自由贸易体系,都体现了这种灵活性,都是对WTO多边贸易框架有益补充。

  大家看到,在亚太地区积极的推进10+3,东盟,还包括10+6等。未来将建立一个开放型的亚太自贸区,这也是APEC一直倡导的远景目标。实际上,中国以身作则,一直在不遗余力地推进此项工作。

  我们希望美国也用务实的态度开展平等合作,在重大问题上积极协商。我觉得,首先还是要调整好心态,中国产业转型升级包括技术的进步,这个势头恐怕谁也挡不住。不要专门针对中国制造2025肆无忌惮地打压中国,这种做法显得境界不高。

  当下全球经济增长动力不足,更需要大家齐心协力共同面对。中美在创新领域可以开展合作,而不是互相封闭。过去经验表明,美国在高科技产品领域对中国实行封锁,结果美国失去了一些机会。中国跟德国跟日本跟法国跟英国,这些国家合作,我们从他们那里进口了大量高科技产品,美国失去了市场。近期由于双边贸易摩擦升级,中国反制美国,美国的大豆卖不掉,损害了美国农民的利益,特朗普政府实行补贴,但农民不高兴,因为美国农民不希望失去中国这个市场。

  我个人觉得,特朗普的做法有点蛮干、有点粗暴。希望美国特朗普政府能够迷途知返,悬崖勒马,重新回到谈判桌上来,心平气和地来谈。最近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剑拔弩张,但美国贸易顺差不但没有缩小,反而继续扩大。美国已经吃到了苦头,这种做法于事无补。

  中国自身贸易顺差则明显收窄。去年我们有4200亿美元的贸易顺差,今年估计要减少700亿左右,国际收支状况明显改善,而美国国际收支不平衡是扩大的。其根本原因就在于,这种贸易顺差更多是美国内部原因造成。而这种贸易制裁的方法,美国自身损失也很大。如果双方能够坐在谈判桌上,心平气和的谈判解决贸易分歧,问题其实并不难解决的。我相信,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反之,如果操之过急,单方面提出时间表和路线图,强制提出要求和完成任务,这种做法不是平等合作的态度,而且难免南辕北辙,适得其反。

 

Hongcai Xu is a Deputy Chief Economist of China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 Exchanges, Member of International Advisory Committee at the Institute for East Asia Peace Studies(EAPS)

출처 : 이코노미21(http://www.economy21.co.kr)

(출처 : 中宏网, 2018-11-30 )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댓글 0
댓글쓰기
계정을 선택하시면 로그인·계정인증을 통해
댓글을 남기실 수 있습니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