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DATED. 2019-05-23 16:10 (목)
[사통팔방]中韩应携手力促朝鲜朝着改革开放方向前行
[사통팔방]中韩应携手力促朝鲜朝着改革开放方向前行
  • 张智新 东亚和平研究院 政治外交研究中心 专业研究委员,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城市经济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
  • 승인 2019.04.19 13:56
  • 댓글 0
이 기사를 공유합니다

据朝中社报道,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16日突击视察朝鲜空军部队,他现场指导战斗飞行训练,并对飞行员的表现表示极大满意。这是继20181116日朝媒报道金正恩指导新开发的尖端战术武器试验之后,时隔5个月金正恩再次指导军事训练活动。

此前几天,在出席朝鲜第十四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一次会议的施政演说中,金正恩就于美朝谈判发表了最新表态,其核心观点包括:美朝对峙“不得不”具有长期性;美朝首脑河内会谈破裂责在美方,怀疑美方的诚意;对美谈判的耐心会保持到年底,如果美方拿出诚意,愿意再度进行金特会。

 

如何解读金正恩的上述表态和动向,国际社会可能见仁见智。在笔者看来,解读朝方的意图应该注意一下几个区分:一是应该将其对内政治动员、政治宣传语言、对外政治宣传和对外传递信息及展示意图有效区分开来;二是应该将其短期内的表态和言行与其长期一贯的反应、做法及言论进行适度区分;三是应该将言论和行动相互关联的同时也适度区分开来;四是应该将其重大政治场合的高调宣示语言同其实际谈判场合的具体策略性语言适度区分开来。

 

有基于此,对于金正恩的近期上述表态、动向,笔者认为应该作如下正确解读:第一,朝鲜并未对其“发展国内经济”的大战略做出改变,更无逆转回头走“军事挑衅”的悬崖战略趋向;第二,仍然将美朝谈判作为首要的外交战略期待,同时,寄希望于美朝首脑会谈来作为缓和美朝关系最重要切入点、突破口的战略研判也应该没有发生根本动摇;第三,在美朝关系改善进入僵局的时候,加大对中国、俄罗斯友好外交力度,以期有效降低制裁带来的苦痛和伤害;第四,借助对外表态继续巩固内部权力新老交替、防范和打击异己势力的整合势头。第五,朝鲜尽管仍然在“发展国内经济”的大方向上,但并无重大改革举措或者思路,哪怕经济改革都乏善可陈,更遑论有对外开放的大动作。

 

更进一步分析,朝鲜当前仍然有一定的战略定力与耐心,其主要内外原因有哪些呢?从内部原因来看,长期封锁和经济制裁的威力持续显现,民众经济社会生活较为困难,“先军政治”在财力和经济科技等方面均难以为继,民心虽未思变但一定在思“饱暖”;另一方面,经过近几年的整肃和清理,内部异己势力已渐趋式微,对金正恩构成严重威胁的势力和个人几乎不复存在,已有足够底气和信心将战略重心放到经济建设工作上去。从外部原因来看,美方虽未放松对朝封锁与制裁,但扼喉的铁拳并未继续发力和收紧,相反有诸多缓和迹象与动作;中国方面则拿出了全方位的热情拥抱朝鲜的新战略,无论是高层互信沟通还是经济援助等方面,都近乎恢复到核试验前的高位,而且未来无疑会有更多更深入地政治经济“回馈”;韩国方面则更是一直展示出持续稳固的和平诚意,对朝鲜回到“经济建设”战略寄予厚望,并随时愿意恢复并加大投资贸易等诸多支持;日本更是希望在对朝缓和方面走在前头;俄罗斯也对朝鲜的转变乐观其成。

 

无论是出于内外压力抑或是自身醒悟,朝鲜的改弦更张已经让整个半岛局势焕然一新,而且未来可期。尽管当前出现短暂的僵持停滞迹象,但美朝双方并无完全撕破脸的迹象,相反仍然对彼此寄予耐心和期待,中韩和其他各方也都在劝和促谈。

在此大背景之下,国际社会尤其是中韩两国更应该继续携手努力,继续在美朝之间斡旋努力,务必及早打破僵持停滞局面,让半岛局势继续朝着健康良好轨道前行。而要做到这一点,中韩双方应该首先坚定一个基本的战略共识:力促朝鲜走上中国式改革开放道路,是当前和今后半岛和平稳定的首要战略选项。

 

纵观半岛局势主体各方,唯有中韩两国在其中有最多的利益交集。首先,从核安全和其他地缘安全来说,美方虽是名义上的第一受威胁方,但实际上却是五方中受威胁最小最远的一方,韩日表面上是第二受威胁方,实则是最直接最近距离受威胁方,中国虽然名义上是最后一位的受威胁方,但在核威胁和难民危机等方面均和韩国一样是实际上最直接最近距离的受威胁方。其次,从对朝利益诉求来说,尽管韩国较之中国有“寻求统一”这一更多更高的诉求,但因其实现的阻碍因素过多过大而短期内近乎镜花水月,其他在领土领海方面的争端,较之对朝其他关键诉求而言,重要性均降到次要位置,反倒是诸如谋求朝鲜“和平”、“稳定”、“繁荣”等利益诉求方面则近乎完全一致。这些利益交集远远超过韩美、韩日及韩日美之间。

 

尽管有最多的利益交集,但由于冷战长期遗产和地缘博弈的原因,尤其是外部其他大国深度介入的牵引驱使,中韩在对朝诉求上亦有较多冲突与矛盾,包括地缘安全困境、意识形态对立、领土领海纠纷等。然而,利益交集和矛盾冲突相权衡取舍,中韩仍然在对朝乃至半岛局势问题上有着最多的共同利益诉求。

 

基于双方最多的共同利益诉求和交集,在解决半岛问题为数不多的几个选项中,中韩显然最能接受的,就是一个走中国式改革开放道路的朝鲜——尽管这可能是次优选择,但美式保守主义强硬选项中的斩首行动、军事推翻,以及继续“先军政治”老路的维持现状等选项均是双方所最不愿意见到的坏选择。如果朝鲜果真能逐步走上中国式改革开放之路,则意味着核威慑真实持续地被封存解除,更意味着难民危机这一潜在地缘灾难的彻底排除。更为重要的是,这也意味着东北亚经济贸易共同体的可能性被极大地提到议事日程,经贸及经济利益深度相互嵌入而带来的地缘博弈降低,进而促成和平稳定繁荣的半岛出现,无疑是乐观可期的政治理想。

 

当前,阻碍朝鲜走上中国式改革开放道路的最大障碍,无疑仍然是美国的军事及政治威胁。其次,则是朝鲜内部政治势力的整合程度。再次,则可能是朝鲜对韩日渗透颠覆的担忧。当然,更大的担忧可能源于金正恩对其地缘杠杆作用丧失的担忧:如果朝方做沙盘推演,一旦其走上中国式改革开放之路,则其在五国之间的制衡杠杆作用可能会急剧下降,同时在经济上进一步对华或对韩形成依赖的担忧则迅速上升。更为关键的则是,朝鲜领导人和领导层所念兹在兹的可能是:实行中国式改革开放后,党内异己势力和党外反对势力会不会逐步滋长,外部渗透颠覆会不会如影随形,进而迅速动摇甚至瓦解其统治基础。

 

针对朝方的上述担忧,中韩目前所能做的,当务之急无疑仍然是全力在美朝之间斡旋沟通,力促双方降低敌意增加互信,推动美朝首脑会晤取得实质性成果。尽管其间的囚徒困境仍然顽固存在,但中韩须在这个问题上坚定决心,大力携手,共同促成美朝和解势头的渐进积累,并在双方谈判要价方面多做居间撮合工作。其次,中韩应该增强战略定力,继续对朝释放积极友好信号,在不违背联合国相关决议基础上,尽可能在人道主义援助、对朝贸易和投资等方面给予其力所能及的帮助支持,鼓励其改革国内经济体制和管理模式,鼓励其循序渐进地对外开放。在这个方面,笔者的建议是,中韩双方应该尽可能地协调立场、寻求互信,最好联合俄罗斯、日本等,以共同基金、联合项目小组等多种方式,力促朝鲜在改革开放的试点方面大胆前行。

 

朝鲜半岛当前的缓和局势来之不易,一个走向改革开放的朝鲜无论是对半岛各方还是对世界而言,都是最不坏的次优选项,值得各方尤其是中韩携手努力促成。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댓글 0
댓글쓰기
계정을 선택하시면 로그인·계정인증을 통해
댓글을 남기실 수 있습니다.